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政务公开>行业动态

我国卷烟税价水平与经济社会发展阶段总体适应——就烟草行业税、利情况访国家局烟草经济研究所负责人

发布时间:2018-04-26 来源: 浏览次数:

  近日,有网络报道称烟草行业存在“暴利”,另有一些报道称我国卷烟税负、价格偏低,并从推进烟草控制角度建议进一步提高卷烟税收和价格。围绕这些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国家烟草专卖局烟草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李保江。

  记者:近日,有网络报道称烟草行业存在“暴利”。你觉得烟草行业存在“暴利”吗?

  李保江:众所周知,烟草行业是一个“重税”行业。为加强烟草控制,包括我国在内的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对卷烟等烟草制品实行“寓控于征”的重税政策,但各国烟草税种设立、税率确定、征收环节、纳税方式等各不相同。

  从我国情况看,涉及烟草行业的税种主要有烟叶税、消费税、增值税、所得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等。此外,我国烟草企业作为专卖体制下的国有烟草企业,除了缴纳各项税收外,还需缴纳国有资本收益、专项税后利润等。按照向国家财政税务部门缴纳的全口径税费占烟草企业销售总额的比重计算,我国烟草综合税负目前高达66.8%。

  在如此高的税负下,烟草企业的各项成本费用必须控制在销售价格的33.2%以内,否则就没有任何利润可言。从客观情况看,我国烟草企业在缴纳高额税费和扣除生产销售卷烟所必须付出的原料成本、制造成本、人工成本、物流成本、资金成本等后,利润率不可能很高。

  以2017年的数据为例,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当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6.46%,其中医药制造业为11.76%,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为11.63%,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为11.44%,水的生产和供应业为11.22%,烟草制品业为10.92%。可以看出,烟草制品业的利润率并不是最高的。如果进一步扣除所得税、上缴国有资本收益和专项利润后,我国烟草企业的净利润率不到8%!

  记者:我国卷烟综合税负为66.8%,这在全球处于什么水平呢?有报道称我国卷烟税负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且是周边国家最低的,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吗?

  李保江:根据世卫组织《2017全球烟草流行报告》的数据,全球卷烟平均税负为56.1%,其中高收入国家为65.1%,中收入国家为54.6%,低收入国家为31.3%。可以看出,我国烟草税负目前已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特别是远远高于中、低收入国家平均水平。

  与周边国家相比,我国烟草税负也明显处于较高水平。譬如,世卫组织数据显示,卷烟税负印度尼西亚为57.44%、马来西亚为52.72%、俄罗斯为51.06%、哈萨克斯坦为45.2%、印度为43.12%、越南为35.67%、缅甸为35.29%、蒙古为31.0%、塔吉克斯坦为27.97%、尼泊尔为26.35%、老挝为18.42%,上述周边国家烟草税负均显著低于我国,有的甚至不到我国烟草税负的三分之一。

  记者:尽管我国卷烟税负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但也有专家认为我国卷烟价格依然偏低,不利于控烟。

  李保江:加入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以来,我国卷烟平均价格持续提高。每盒卷烟(20支)零售价格2006年为5.1元,2010年为7.9元,2017年为13.3元,2006~2017年均增长率为9.08%。总体看,我国卷烟价格水平与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相适应。

  2016年我国人均GDP为8123美元,是当年世界人均GDP(10191美元)的79.7%;按汇率计算当年我国每盒卷烟价格为1.93美元,是世界平均卷烟价格(2.48美元)的77.8%;按PPP计算当年我国每盒卷烟价格为3.66美元,是世界平均卷烟价格(4.87美元)的75.2%。可以看出,我国卷烟价格与世界平均水平的差距,总体上是由我国经济发展水平与世界平均水平的差距决定的,这与我国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相符合,与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相符合。

  当前,我国卷烟价格高于许多经济发展水平大致相当的国家和周边国家。譬如,按照汇率加权平均计算(与世卫组织按最畅销品牌计算数据略有不同),2016年我国卷烟价格比俄罗斯(1.56美元)高23.7%,比埃及(1.55美元)高24.5%,比印度尼西亚(1.44美元)高34.03%,比巴基斯坦(1.08美元)高78.7%,比菲律宾(1.01美元)高91.1%,比越南(0.76美元)高153.9%,比老挝(0.49美元)高293.9%。

  同时,由于我国城乡居民收入水平存在多层次性,按全国居民五等份收入分组,2017年中等偏下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仅13843元,低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5958元,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3485元。我国卷烟市场上存在价格相对较低的卷烟,这与一些农民、农民工以及城镇困难群体收入水平和支出能力较低的现实国情是相符合的。

  记者:卷烟价格最终是由消费者买单的。判断卷烟价格的高低,是否应该考虑消费者的收入水平和支出能力?

  李保江:你说得很对,卷烟价格的高低,从根本上说是由消费者的收入水平和支出能力决定的。提高卷烟价格,相应会增加消费者支出、加重消费者负担。

  据统计,2016年世界人均卷烟消费支出为94.9美元,我国人均卷烟消费支出为164.2美元,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73倍。从人均卷烟消费支出占人均GDP的比重看,世界平均水平为0.93%,我国为2.02%,高于世界平均水平1.09个百分点。可以看出,我国烟草消费者无论是卷烟消费绝对支出还是卷烟消费支出占其收入的比重,均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这表明我国卷烟相对价格已经较高,消费者的经济负担相对较重。以2017年数据为例,全国居民人均卷烟消费支出为1135元,占人均可支配收入(25974元)的比重为4.37%;如果按3.1亿烟草消费者计算,人均卷烟消费支出高达5090元,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已高达19.6%。

  当前,我国还有大量的低收入群体,如果不顾客观实际大幅度提高卷烟价格特别是提高低档卷烟价格,广大低收入群体,特别是农民和农民工将难以承受,很容易导致其改吸旱烟和假烟,从而将极大地增加其健康风险,同时也会导致国家税源的流失。

  记者:有控烟人士建议,应进一步提高我国卷烟税价,从而更好地达到烟草控制的目标。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李保江:对于烟草税问题,世卫组织、各国政府、学术界都非常关注。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第六条明确规定:在不损害各缔约方决定和制定其税收政策的主权时,每一缔约方宜酌情采取或维持对烟草制品实施税收政策并在适宜时实施价格政策。

  从《公约》精神和各国实践看,制定烟草税收政策是一国的主权,有效的税收政策首先要符合各自国情,而且烟草税率要保持在“适宜”水平,并不是越高越好。

  世界著名经济学家、供给学派创始人之一阿瑟·拉弗研究认为:卷烟有其合理的税负区间,当税率超过某个点后,将进入“税收禁区”,无法给政府带来更多的税收收入,其重要原因是当税率过高时,消费者会考虑停止或减少消费,或转向购买不需缴税的非法卷烟。而由于烟草消费的“致瘾性”,在实践中消费者更多地转向了购买非法卷烟或自制卷烟。

  实证研究也表明,德国、英国、葡萄牙、丹麦、瑞典、希腊、爱尔兰、拉脱维亚、塞浦路斯等国烟草税率曾经进入过“税收禁区”,导致其烟草税收出现下降,个别年份有的国家甚至出现了降幅超过10%的“税收锐减”状况。譬如,主要受提高税率影响,葡萄牙烟草税收在2004年下降了16.1%,英国烟草税收在2009年下降了17.1%,拉脱维亚烟草税收在2009年下降了21.7%,希腊烟草税收在2012年下降了11.0%。拉弗的实证研究还表明,马来西亚、新加坡、挪威、美国部分州已经落入或正在逼近“税收禁区”,这意味着继续提高烟草税率将导致税收减少,而降低税率将使税收增加。

  从我国实践看,正是因为始终保持较为适宜的烟草税率水平,没有采取持续大幅的烟草加税手段,才取得了烟草税收持续增长、近年来上缴国家财政总额持续保持超万亿元水平、卷烟市场净化率始终保持全球领先水平的显著成效。此外,虽然世卫组织建议把烟草税负提高到70%,但在向世卫组织提交数据的188个国家和地区中,目前尚有131个低于这一标准,其中有86个国家烟草税负低于50%。

  我国作为一个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发展中大国,在制定烟草税率时,决不能脱离基本国情、超越发展阶段盲目采纳过高标准。况且,烟草税收政策制定完全是一国主权事项,不存在统一的国际标准。

  就烟草税价问题,我个人认为,从长期看,我国应统筹兼顾推进控烟履约、保证财政收入、促进行业可持续发展等各方面关系,统筹兼顾广大消费者、零售客户、烟农等各方面利益,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形势的变化,研究制定适宜的烟草税收政策。从近期看,我国卷烟税价水平与经济社会发展阶段总体适应,烟草税价政策运行稳定、效果良好,重点是应稳定税负水平、涵养烟草税源、保证财政增收,真正实现更好地维护国家利益、维护消费者利益的利国利民目标。

  日期:2018年04月20日  来源:东方烟草报